BT财经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

【京金信备(2021)5号】

2024年02月24日

注册 / 登录

【财报深度解读】辉瑞怎么了?

作 者 | Quad 7 Capital & Rickzhang
正文共计3946字,预计阅读时长11分钟

 

 

曾经备受投资者追捧的辉瑞公司(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PFE),如今却面临着严峻的市场考验。

 

尽管全球已经逐渐摆脱COVID-19大流行的阴影,但辉瑞的收入状况并未出现明显改善。令人意外的是,在疫苗接种和抗新冠治疗药物Paxlovid的销售中,与COVID相关的收入仍然超过每季度5亿美元。

 

问题是辉瑞的股价一路下滑,2月2日更是遭遇重创,盘中跌幅达1.61%,最终收盘于26.85美元/股,当日成交额仅为1.7亿美元。相较于2022年年底的股价巅峰,辉瑞市值已惨遭腰斩,令人唏嘘不已。

 

然而,这并非辉瑞首次面临如此窘境。2023年12月,该公司市值曾在一日之内蒸发超过100亿美元,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这意味着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变化,辉瑞必须寻求新的增长点以重振旗鼓。

 

股价的暴跌无疑给辉瑞敲响了警钟。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人们不禁要问:辉瑞是否为2024年的转机做好了充分准备?

 

显然,该公司需要加快转型步伐,专注于其他治疗方法和未来产品线的研发与推广,以期重拾市场信心并实现业绩复苏。

 

1

糟糕的财报

 

 

一度凭借新冠疫苗Comirnaty和口服药Paxlovid风光无限的辉瑞,如今正面临收入的严峻考验。在疫情高峰期,这两款产品为辉瑞带来了惊人的收益,2021年和2022年合计占据其总收入的半壁江山。然而,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对新冠用药的需求大幅下降,辉瑞的业绩也随之遭受重创。

 

根据辉瑞近期公布的2023年业绩报告,公司整体营收同比暴跌41%至584.96亿美元,净利润更是同比大降93%至21.19亿美元。

 

这一惨淡成绩单中,Comirnaty和Paxlovid的销售额暴跌无疑是主要原因。2023年,Comirnaty的营收同比大降70%至112.2亿美元,而Paxlovid的营收更是同比暴跌92%至12.79亿美元。这两款产品对辉瑞的总营收贡献也锐减至21.37%,与疫情高峰期的风光形成鲜明对比。

 

辉瑞公司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曾经作为COVID-19疫苗市场领军者的“Comirnaty”,如今销量已彻底崩溃。这一重击直接导致了与COVID相关的收入暴跌,使得公司整体收入较去年锐减超过40%。

 

详细来说,“Comirnaty”这一品牌涵盖了包括原始配方、二价(针对原始和Omicron BA.4/BA.5变种)以及2023-2024年新配方的多种辉瑞-BioNTech COVID-19疫苗。然而,随着全球疫情逐渐得到控制,疫苗需求大幅下滑,这些曾经的市场宠儿如今已风光不再。

 

值得一提的是,在疫情期间,辉瑞凭借这两款产品一度成为首个营收破千亿美元的制药巨头。然而,好景不长,自2023年初起,辉瑞的新冠产品便开始出现下滑势头。投资者信心大减,公司股价在2023年第一个月便累计下跌14%,市值蒸发高达430亿美元。

 

如果有人在2021年圣诞节前后对投资者说,两年后,由于销售量下降,辉瑞股价将下跌约60%,谁都可能不会相信。

 

除了新冠业务的重创外,辉瑞的抗肿瘤业务部门也表现不佳。

 

2023年,该部门超半数药物销售出现下滑,其中营收排名第一的乳腺癌治疗药物Ibrance也延续了上年下滑趋势,销售额同比下降6%至47.53亿美元。这主要是受到竞争对手礼来Verzenio的冲击影响。此外,前列腺癌治疗药物Xtandi和另一款乳腺癌治疗药物Trazimera的销售额也出现下滑,导致该业务板块整体营收下滑3%。

 

更为糟糕的是,辉瑞在GAAP基础上出现了亏损。这主要是由于一次性事件的冲击,特别是与Paxlovid相关的3亿美元收入逆转。令人费解的是,尽管销售大幅下滑,但公司的运营费用却并未相应减少。与五年前同期相比,销售成本下降了22%,但销售和管理费用仅微降1%,研究成本也仅下降了4%。这无疑加剧了公司的财务压力。

 

面对如此困境,辉瑞曾两次下调2023年的销售额指引区间,甚至今年的业绩指引区间也低于华尔街分析师的普遍预期。这一系列负面消息使得辉瑞在市场上遭受了猛烈抨击。

 

投资者们对辉瑞的失望情绪不断升温,尤其是当公司尝试推出的一种新减肥药在临床试验中表现不佳,被迫更改临床试验方案时,更是让投资者信心跌至冰点。

 

投资机构Cowen的董事总经理Steven Scala上周将辉瑞的评级下调至“与大盘持平”,并写道:“我们对辉瑞管理层的信心不是最高的。我们对前景没有太大信心,因此即使从目前的水平来看,也很难打破僵局。”

 

Gabelli Funds投资组合经理Jeff Jonas表示:“对辉瑞非新冠产品业务业绩感到担忧,Ibrance和肺炎疫苗Prevnar等产品的收入低于预期。”

 

这一担忧也反映了市场对辉瑞未来增长前景的悲观预期。

 

总体来看,辉瑞正面临后疫情时代的收入大考。随着新冠业务的暴跌和抗肿瘤药物市场的竞争加剧,该公司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以重振旗鼓。然而,在当前市场环境下,这一任务显然并不容易完成。

 

 

2

转型的曙光?

 

 

尽管辉瑞在非新冠产品业务上展现出一定的活力,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Albert Bourla对公司的前景也充满信心,但深入剖析后不难发现,这家制药巨头正面临着多方面的挑战。

 

2023年,辉瑞在创新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美FDA批准了公司9款新分子实体,这一成就无疑令人瞩目。然而,创新药物的商业化道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尤其是在竞争激烈的肿瘤治疗领域。当下ADC药物已成为全球药企布局的重点方向,但这一领域的技术和市场竞争也异常激烈。

 

辉瑞对ADC(抗体偶联药物)技术寄予厚望,并通过斥资430亿美元收购Seagen来加强在这一领域的布局。然而,这笔收购的价格高昂,对于辉瑞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投资。虽然Seagen在ADC领域拥有显著的成果,但其四种已上市的癌症疗法在2022年为公司贡献了17亿美元的收入,这一数字与辉瑞的预期相比仍有一定差距。

 

Seagen,这家由前百时美施贵宝(BMS)高管Clay Siegall博士创办的生物技术公司,自2001年纳斯达克上市以来,凭借其在抗体药物偶联物(ADC)领域的突出表现,逐渐崭露头角。其四种已获批的癌症疗法中,维布妥昔单抗、恩诺单抗和替索单抗均为ADC药物,2022年为公司贡献了可观的17亿美元营收。不仅如此,Seagen还预计其2023年的总营收将达到21.4亿至22.4亿美元,同比增长13%至17%。

 

问题是,即使完成这样的收购,辉瑞自身的业务却依旧难言乐观。其疫苗产品正面临着来自Moderna和葛兰素史克等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尤其是在新冠疫苗市场份额逐渐增长的情况下,辉瑞的市场份额却遭到了蚕食。此外,另一医药巨头默沙东预计今年将推出一种新疫苗,这可能会进一步挤压辉瑞旗下肺炎球菌疫苗Prevnar的市场份额。

 

在减肥药市场方面,辉瑞的遭遇同样不尽如人意。尽管公司首席执行官Albert Bourla曾在去年的大会上将减肥药吹捧为公司的下一件大事,并预测其潜在年销售额可能将达到100亿美元,但2023年的试验却遭遇了诸多不利因素。这使得辉瑞的这一宏伟预测受到了严重挑战。

 

更为严重的是,辉瑞在推出RSV疫苗方面也存在问题。尽管公司表示将为下一个RSV疫苗季节的竞争趋势做好更全面的准备工作,但这一领域的竞争依然十分激烈。

 

值得注意的是,辉瑞在拓展新业务的同时,也不得不应对成本压力。公司启动了“成本调整计划”,旨在根据其长期收入预期来调整成本。这些成本将“主要包括遣散费和实施成本”,这无疑会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带来一定压力。辉瑞预计,通过之前宣布的成本调整计划,到2024年底,每年净成本节省至少40亿美元。然而,这一计划的实施难度和效果仍有待观察。

 

此外,辉瑞在研发方面的投入也在不断增加。2024年全年调整后的研发费用将在110亿—120亿美元,这一数字相较于往年有明显增长。虽然研发投入的增加有助于推动公司的创新和发展,但也会对公司的短期财务表现带来一定压力。

 

 



然而,CEO Albert Bourla称辉瑞低股价是“目前市场能够自动修复的异常现象”。他补充称,辉瑞将在2024年专注于提高股息,并表示今年不太可能出现进一步的大宗并购交易。

 

这加剧了市场的担心。

 

 

3

目标与意见

 

 

在后疫情时代,减肥药市场异军突起,成为最火热的赛道之一。诺和诺德与礼来的明星产品Wegovy和Zepbound不仅引发了人们对肥胖问题的关注,更推动了两家公司的股价飙升。然而,同为制药巨头的辉瑞,却在这一波热潮中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辉瑞曾寄望于通过研发减肥药来扭转局势,但最近的临床结果却给其泼了一盆冷水。其两次给药的丹格列酮虽然能有效降低体重,但不良副作用发生率令人担忧。鉴于此,辉瑞不得不做出终止研发的决定。而在此之前,该公司已经放弃了另一个GLP-1RA项目洛替列酮,原因是1期的研究数据不佳。

 

尽管辉瑞表示仍未放弃减肥药市场,并计划将丹格列酮的开发集中在每日一次配方上,但考虑到其研发仍处于早期阶段,商业化前景尚不明朗。此外,辉瑞2024财年的盈利目标也遭到了市场的质疑。该公司预计其2024财年全年收入将介于585亿美元至615亿美元区间,这一目标不仅低于市场普遍预期的631.7亿美元,而且与其2023财年预期收入区间持平,显示出辉瑞在业绩增长方面的乏力。

 

辉瑞首席执行官Albert Bourla在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希望保守一些,可靠一些,以避免再次制造不确定性。”然而,市场对辉瑞的保守态度并不买账。尽管该公司调高了2024财年的成本节省目标,但其对2024财年的每股盈利目标定为2.05美元-2.25美元,远低于市场普遍预期的3.16美元。这一消息直接导致了辉瑞股价的下跌。

 

值得一提的是,辉瑞在研发其他药物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例如,其用于治疗骨髓瘤的Elrexfio在欧洲获得了上市许可,Padcev和Keytruda联合使用以帮助治疗尿路上皮癌的变异申请也获得了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批准。然而,这些进展似乎并不足以弥补其在减肥药市场的挫败和对未来业绩的悲观预期。

 

对此,Gabelli Funds投资组合经理Jeff Jonas表示,辉瑞处境相当不妙,“该公司已经承担了很多债务,以完成像收购Seagen这样的交易”。他还怀疑辉瑞是否做了足够的工作,以完全抵消预计明年将面临仿制药竞争的收入损失。

 

Jonas在谈到研发时说:“他们墨守成规,因此不一定会采取必要的大胆举措来重振研发。”

 

花旗分析师Andrew Baum则表示,辉瑞管理层正越来越迫切地采取行动,以解决其疲弱的股票表现。然而,由于缺乏有前途的高潜力的赛道资产,辉瑞公司的几项产品预计将在未来几年内失去专利保护,这使得该公司举步维艰。

 

【Quad 7 Capital是一个由9名分析师组成的团队,领导着投资集团Bad Beat Investing】

 

 

 

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

如有疑问及任何意见反馈

可直接在评论区留言或发送邮件到

btimescaijing@163.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公司地址

北京市丰台区汉威国际广场一区一号楼629

 

 

商务合作

周先生

Tel: +86-17743514315

Email: info@btimes.com.cn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4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7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 |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京金信备(2021)5号

网信算备110106674807801230011号


声明: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BT财经尽最大努力确保数据准确,但不保证数据绝对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