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财经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

【京金信备(2021)5号】

2024年07月19日

注册 / 登录

【财报深度解读】最犟公司市值暴增2000亿,是哪个业务开了窍?

【财报深度解读】最犟公司市值暴增2000亿,是哪个业务开了窍?

作 者 | Han

正文共计4529字,预计阅读时长12分钟

 

 

号称钻了元宇宙牛角尖的Meta公司市值突然暴增2000亿美元,震惊了美股投资人。

 

2024年开年,美股主要股指连创历史新高,科技“七巨头”轮番扛起上涨大旗,社交媒体巨头Meta( NASDAQ:META )的表现尤为亮眼。

 

消息面上,Meta拿出了一份“公司史上最强财报”,还祭出“历史首次分红+回购”组合拳,超出分析师预期。

 

仅2月2日(周五)一天,Meta市值就大增2061.4亿美元,这样的市值暴涨在美股历史上绝无仅有。截至当日收盘Meta股价为474.99美元,市值超过1.22万亿美元。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目前身价高达1705亿美元,也创下了历史纪录,并首次超越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

 

此前很长一段时间,扎克伯格都是元宇宙的主要推动者,甚至将Facebook改名为Meta,为此扎克伯格投入了数十亿美元都几乎打了水漂,Meta也陷入连续多年的亏损状态,自从2021年Facebook更名为Meta以来,扎克伯格也成了全球网友嘲笑的对象,有美国网友戏称其“只要Meta不要Face”。

 

扎克伯格的老对手马斯克嘲讽Meta元宇宙项目是“一堆垃圾”,马斯克曾表示:“把虚拟现实头盔(进入元宇宙所需的设备)戴在脸上会让人不舒服,没看到有人整天把这块屏幕绑在脸上,就像小时候父母告诉我们,看电视时不要坐太近,它会毁了你的视力。”

 

历经沉浮的Meta终于要迎来它的大时代?难道扎克伯格心心念念的元宇宙又行了?

 

 

1

最犟公司的“效率之年”

 

 

2023年年初,Meta创始人扎克伯格曾给公司定下2023年是“效率之年”的基调。当时的Meta股价仍在阶段性低谷,发起了一轮公司18年来历史上首次大规模裁员,想要通过开源节流来降低运营成本。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效率之年”取得了成效。

 

当地时间2024年2月1日(周四),Meta公布了2023年第四财季(即对应自然年四季度)业绩。当季公司营收同比大增25%至401.11亿美元;净利润在低基数的基础上同比增长201%,录得140.17亿美元,营收、利润双双超出市场预期。摊薄后每股收益同步录得亮眼表现,同比增长203%至5.33美元。

 

 

 

全年来看,Meta在2023年营收1349.02亿美元,同比增长16%,创下历史新高;净利润390.98亿美元,同比增长69%,接近历史新高。

 

在发出亮眼财报的同时,Meta还祭出了“历史首次分红+回购”的组合拳。Meta将进行2012年上市以来的首次股息发放,每股派息50美分,令市场颇为惊喜。这也令不少投资者期待,Meta未来将和苹果、微软等大型科技股一样稳定定期分红派息。

 

同时,Meta还宣布将额外回购价值500亿美元股票,粗算下来这次扩大的回购额相当于公司约5%的流通股。公司上一次如此大规模的回购是在2021年10月。

 

业绩会上,Meta CFO对派息和分红解释道,派息实际上是对现有股票回购计划的一个很好补充。预计回购仍将是公司向股东返还资本的主要方式,派息令这一计划更为平衡,还给未来的资本回报方式增加了灵活性。

 

在业绩发布前,机构就已经纷纷上调了Meta的目标价和评级。例如过去半年间机构对Meta目标价的综合值从346美元升至448美元,给出“买入”评级的占比也升至高达83%。

 

 

 

所以市场看到,在Meta发布亮眼业绩及“分红+回购”组合拳后,就上演了一场机构和公司的“双向奔赴”,反响之热烈堪称二者一拍即合,公司股价一天暴涨超20%。

 

但同样不能忽视的是,截至2月5日,还是有机构给Meta“减持”评级,发出止盈落袋的信号。

 

 

2

死磕“元宇宙”不悔改

 

 

Meta走到如今的高光时刻,背后也历经了不少曲折。

 

2004年,“小扎”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宿舍里,与另外三人创办Facebook,后者在未来的十几年里成为全球最重要的社交媒体公司,旗下拥有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等多个巨型应用。

 

经过十几年的成长,“小扎”变成了“老扎”,Facebook也面临增长见顶、监管趋严的发展瓶颈,陷入“中年危机”。

 

求变迫在眉睫。

 

2021年末,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将更名为Meta,意为元宇宙。当时公司还透露了经营重心的变化,宣称未来将以元宇宙相关业务优先。原Facebook旗下的App和技术将被整合到新公司品牌下,不过Facebook等产品仍保留原名。

 

 

 

更名之举在当时招来了不少质疑,如不乏硅谷观察人士表示Meta只不过是想通过换名字和换Logo来应对当时企业陷入的麻烦。

 

那段时间扎克伯格的社交媒体动态被元宇宙风格的元素刷屏,成为了被“群嘲”的对象。例如2022年6月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传了一张虚拟自拍,以庆祝元宇宙虚拟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在欧洲两国上线。但评论区非但少见祝福话语,反而都在吐槽元宇宙画风简陋、人物干瘪。

 

至暗时刻不止于此。尽管2022年“元宇宙”概念兴起,看似是给了Meta天时地利的顺风局,Meta旗下还布局了头显设备Oculus VR,串联起“软件+硬件”闭环的商业故事,但市场偏偏就是不买单。

 

在更名后长达一年的时间里,Meta股价还是跌跌不休。

 

市场当时对Meta的看空还在于其对元宇宙的巨额投入。Business Insider根据监管文件的分析推测,从2019年以来,包含Meta VR和元宇宙业务的Reality Labs业务板块已经累计亏损了高达470亿美元。

 

Meta财报也显示,Reality Labs在2021年、2022年分别亏损了101.9亿美元、137.2亿美元。VR硬件Oculus Quest系列销售不振,元宇宙平台Horizon Worlds也没能带来增长动力……

 

好在历经沉浮,Meta还是站了起来。

 

2023年起,Meta触底反弹,股价重回上升通道。这次它抓住的是AI机遇。

 

在AI风潮接棒元宇宙、成为科技圈最火热的概念后,Meta也第一时间跟进。

 

2023年2月24日,Meta官网公布了一款新的AI大型语言模型LLaMA,提供有四种参数规模的模型,使用20种语言进行训练——这意味着Meta下场参与AI大模型竞赛。一路更新迭代后,2024年初Meta宣布推出全新开源大模型Code LLaMA 70B,有报告指这是目前评分最高的开源大模型之一。同期,Meta自研AI芯片的进度也在持续进行。

 

在发力AI期间,Meta股价一路上涨。股价的飘红也伴随着不少迷惑甚至质疑的声音:Meta这是靠AI爬出了元宇宙的“坑”?要放弃元宇宙、全力投入AI吗?对此,2023年4月,扎克伯格曾经对投资者解释道,Meta并没有转向人工智能领域,而是“双管齐下”同时关注元宇宙和人工智能的发展。

 

 

3

杀手锏竟然是裁员?

 

 

不过财报数据显示,对Meta业绩拉升的最大“功臣”并非AI,也不是元宇宙。裁员降本、短视频拉升收入,这样的降本增效或许才是Meta亮眼业绩的杀手锏。

 

裁员降本方面,Meta分别在2022年11月和2023年3月宣布了两波大规模裁员,规模分别高达11000和10000人。据新浪财经,两波裁员完成后,Meta的员工数将降至66000人,削减幅度达到25%。

 

最新发布的这份财报透露,截至2023年12月31日,Meta已经完成了数据中心计划、裁员计划和设施整合计划。反映在数据上,Meta四季度总成本费用同比减少了8%,至237亿美元,2023年全年的运营利润率相应在25%提升至35%。

 

收入方面的进步,则需要归功于Reels的商业化。所谓Reels,是Meta在2020年8月在Instagram平台上推出的短视频功能,用户可以录制和剪辑视频和照片,分享成为动态故事——显而易见,这是Meta为了和Tik Tok争夺短视频市场。

 

Reels开始发挥效应在2023年中开始被分析师注意到。香港第一上海证券曾在2023年11月的分析中点评道,Reels已经大幅推动Instagram的用户使用时间增加了40%以上。对于广告主来说,超过一半的投放商已经开始使用Advantage+生成式AI工具,帮助其优化广告创意图像和文本。

 

虽然Reels广告占比增加拖累广告单价同比下降6%,但“以量补价”效应下,该机构还是认为Reels的商业化进展顺利,预计2024年Reels将继续成为公司的业绩增长动力。

 

无论是AI概念也好、元宇宙概念也罢,从业绩上来看,Meta仍然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广告公司。

 

 

 

单看第四季度,广告收入依然是Meta营收最主要的组成部分,该季度广告营收387.06亿美元,占总营收的96%以上。按照Meta自己的业务划分,由Instagram、Facebook等App组成的Meta Family of Apps(应用系列)四季度的营收同比高增24%至390.40亿美元。

 

另一边,Reality Labs板块、也就是包括元宇宙相关部门和AR(增强现实)VR(虚拟现实)的业务在2024年四季度依然巨亏46.46亿美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42.79亿美元。

 

再看年度数据,从2012年上市以来,Meta的广告收入分别占总营收的92%到99%。也就是说,尽管套上了AI、元宇宙等各种先进的科技概念,但Meta归根结底的本质仍是一家社交媒体公司,广告业务仍是它最重要的支柱。

 

 

4

头上悬着达摩克里斯之剑

 

 

作为有机会掌握大量用户隐私的全球社交媒体巨头,监管一直是伴随Meta的潜在风险。只要Meta开展业务的地区,几乎都会产生诉讼和罚款纠纷。

 

在美国,2023年下半年,由大多数州组成的联盟对Meta提出诉讼,指控其非法收集儿童账户信息,并在明知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的情况下,坚持采用伤害未成年人精神健康的算法。当时纽约州总检察长利蒂西亚·詹姆斯在一份声明中称:“包括Meta在内的社交媒体公司造成了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危机,他们必须承担责任。”这项起诉要求法院下令禁停Meta上述违法行为,潜在的民事处罚可能高达数亿美元。

 

同样是在2023年,在欧洲,Meta收到了12亿欧元的“天价罚单”。当地时间2023年5月22日,欧盟隐私监管机构称Meta违反此前的法院裁决,将欧盟用户数据转移到美国,因此对其处以12亿欧元巨额罚款,如此大规模的罚款闻所未闻。不过随后Meta宣布将提出上诉,主张罚款“不合理且不必要”。

 

在澳大利亚,2022年3月,当地竞争监管机构表示已开始对Meta着手提起诉讼,指控其在该国从事虚假或误导性的加密货币广告。

 

在韩国,2022年当地个人信息保护委员会也对Meta和谷歌违反隐私法的行为,处以总计1000亿韩元的罚款,创下该国此类罚款数额之最……

 

如影随形的监管风险之外,还令市场错愕的是,Meta最新的年报公布了另一项风险——因扎克伯格和其他管理层成员参与各种格斗、极限运动和休闲航空等高风险活动,有严重伤害和死亡的风险,可能会对Meta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

如有疑问及任何意见反馈

可直接在评论区留言或发送邮件到

btimescaijing@163.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公司地址

北京市丰台区汉威国际广场一区一号楼629

 

 

商务合作

周先生

Tel: +86-17743514315

Email: info@btimes.com.cn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4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7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 |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京金信备(2021)5号

网信算备110106674807801230011号


声明: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BT财经尽最大努力确保数据准确,但不保证数据绝对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