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财经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

【京金信备(2021)5号】

2022年08月19日

注册 / 登录

投产新冠口服首药,真实生物到底是谁?

万众期待的新冠口服首药花落真实生物,但是名不见经传的真实生物依然引发诸多质疑。

 

万众期待的新冠口服首药花落真实生物,但是名不见经传的真实生物依然引发诸多质疑。

 

文丨无忌
BT财经原创文章
头图来源丨创客贴

 

饱受新冠疫情困扰的国人终于迎来福音?

 

8月2日上午,河南真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真实生物”)在平顶山举办“新冠口服药阿兹夫定片投产仪式”。此举意味着阿兹夫定片正式进入投产阶段。

 

7月25日,国家药监局根据《药品管理法》相关规定,按照药品特别审批程序,进行应急审评审批,批准河南真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阿兹夫定片增加治疗新冠病毒肺炎适应症注册申请。

 

从审批通过到阿兹夫定片投产仅仅用了9天,真实生物平顶山生产基地总建筑面积为32000平米,未来制剂年产量可达30亿片,不久之后我们即可在市面上看到这款新冠口服药,可谓意义重大。

 

 

 

 

名不见经传的真实生物为何能拿下新冠口服药?国家药监局对其的批文也引发媒体关注,特别是批文中居然十分罕见的出现“附条件批准”,这又究竟是怎么回事?

 

真实生物真的会是疫情中出现的“白衣骑士”吗?

 

 

 

法人身份成谜

 

药监局对真实生物的批文罕见的出现“附条件”,具体是什么条件并未对外界披露,这或许和真实生物不具备生产资质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真实生物2012年成立于河南省平顶山市,是一家创新药研发企业,主要致力于抗病毒、抗肿瘤、心脑血管以及肝脏疾病等创新药物的研发。

 

天眼查信息透露,真实生物注册资本8亿元,但实缴资本仅1000万元。真实生物法定代表人和最终受益人均为王琳,由香港企业“Genuine Biotech HK Limited”100%控股。

 

 

 

 

通过天眼查可以得知,王琳曾任职12家企业,有7家公司处于注销状态,存续的只有五家,其中担任法人代表的有4家企业。

 

梳理这12家企业发现,这些企业成立时间为2011年至2013年,其中2012年成立的企业高达8家,注册资金8万元以下的有4家,而平顶山市新华区京城佳源牧场蛋糕房注册资本仅有0.0015万元,15元注册一个企业,也刷新了大家认知。

 

 

 

 

王琳注销的7家企业,均是食品相关的中小企业,注册资金最高的为河南益圣多食品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仅为200万元,随后王琳像开了挂一样,企业由500万元到1000万元再到天津金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1亿元和真实生物的8亿元。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注册资本0.0015万元的平顶山市新华区京城佳源牧场蛋糕房成立时间为2012年2月17日,而同年9月12日就成立了注册资本高达8亿元的真实生物。短短7个月时间不到,注册资本由15元增至8亿元,似乎并不符合常理。

 

郑州市二七区王琳蛋糕店和平顶山市新华区京城佳源牧场蛋糕房王琳都是作为经营者,这么低的注册资金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王琳是以个体户身份注册的公司,但在几个月的时间由一个个体户摇身一变成为一家注册资本高达8亿元的高新科技医药研发企业的法人和最终受益人,这一跨度超出了普通人可以理解的范畴。

 

 

 

 

而通过天眼查周边风险可知,王琳担任高管的河南龙润煤业有限公司被列为失信人,这也是王琳在5家存续的企业中唯一没有担任法人代表的,王琳担任法人代表的真实生物也多次被起诉,王琳成了谜一样的神秘人物。

 

就这样一家公司却标榜研发了中国首例新冠口服药,并拥有阿兹夫定的自主知识产权。资料显示,最初作为艾滋病治疗的阿兹夫定药物是由河南师范大学常俊标教授研发,并可用于新冠肺炎的治疗。

 

 

 

 

2022年4月16日,中国医科院药物研究院院长蒋建东在中国医学发展大会上肯定了阿兹夫定对新冠肺炎的功效,这为真实生物后期通过药监局的审批铺垫了基础。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信息显示,原先只有北京协和药厂才能生产的阿兹夫定,在生产厂家备案中新增了真实生物的名字,此前真实生物并不具备生产资质。

 

真实生物作为阿兹夫定的开发者、上市许可持有人,在新增生产厂家中出现了真实生物的名字,说明真实生物已经获得阿兹夫定片的生产许可资质,这个资质对真实生物至关重要,标志着真实生物可以自己生产,也可以委托其他药企生产。

 

但是,就这样一家引起国人聚焦的生物制药企业,业绩却实在过于“寒碜”。

 

在奥联电子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奥联电子提到了真实生物的财务状况,在2022年一季度营收仅为17.34万元,净亏损5583.80万元,截至2022年一季度,真实生物总资产约6亿元,净资产为-4.55亿元。

 

因真实生物尚未上市,具体财务数据并未披露。BT财经尝试拨打真实生物官方微信公众号提示的公司联系电话,却发现该号码并不存在。

 

 

 

为何是真实生物胜出?

 

疫情肆虐两年半以来,生物医药板块迎来了爆发。

 

除真实生物之外,国内还有一大批从事新冠口服药研发的企业,其中包括开拓药业、君实生物、先声药业等10余家。每一家都是很有实力的医药研发企业,无论是名气和实力都远非真实生物可比。

 

真实生物凭借阿兹夫定药物,和开拓药业的普克鲁胺、君实生物的VV116一同进入新冠口服药物的候选名单,最终结果是真实生物胜出。

 

但是其他几家制药企业肯定不太服气。

 

从实力对比来看,开拓药业成立时间比真实生物要早3年,并于2020年成功上市,目前总市值约60亿港元,开拓药业的研发团队极为出色,他们研发的普克鲁胺属于新一代雄激素受体拮抗剂,也曾被认为最有可能成为首个获批的国产新冠口服药。

 

7月18日,开拓药业研发团队发表了研究论文,揭示普克鲁胺对重症新冠患者的作用机制。该论文表明,普克鲁胺可以有效发挥抗炎作用,降低急性肺损伤。

 

 

 

 

据开拓药业称,普克鲁胺不仅对轻中症新冠患者有效,也是重症新冠患者的有效治疗药物,开拓药业本来是新冠口服药首药的头号热门。

 

而真实生物的另一竞争对手君实生物则更是实力强劲,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君实生物总市值达到300亿港元。君实生物研发的VV116是一款新型口服核苷类药物,仔细看VV116的背后研发团队,则会发现很多国字头的重磅研究机构,其中有: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旺山旺水、中国科学院中亚药物研发中心等知名研究机构赫然在列,这些重磅研究机构和君实生物一起研发了VV116。

 

VV116在临床实验中也取得了不俗的研究数据,对非重症奥密克戎感染患者核酸转阴时间约为8.56天(均值),小于正常的11.13天(均值),可以有效缩短患者的转阴时间。且无不良反应。如果让消费者自主选择药物,相信君实生物相关药物会是首选。

 

 

 

 

让外界大跌眼镜的是,两家实力强劲的上市公司均未能拿下新冠口服药首药的桂冠,真实生物却凭借阿兹夫定最终拔得头筹,引发了外界广泛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21年7月,复星医药就与开拓药业达成合作协议,在2022年7月复星医药却豪掷8亿元拿下与真实生物的合作,可见资本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但这并不意味着开拓药业和君实生物没有机会,两家依然在为通过审批而努力,一旦通过审批,最终的竞争将交给市场。

 

“新冠口服药的核心竞争点在疗效、成本、副作用三大方面,疗效是第一位,面世后能被证明疗效不错,且副作用更小,则会更受欢迎,其整体成本不会抬高,谁的功效更好,毒副作用更少,谁才是最终的赢家。”医药行业研究员周玉如是说道。他认为真实生物虽然跑赢了起跑,但随时可能会被竞争对手弯道超车。

 

周玉如指出,不仅仅是开拓药业和君实生物,还有众多医药企业瞄上新冠口服药的巨大市场,随着新冠的常态化,相关治疗药物将会成为必需品,真实生物只是第一个拿下审批,后续会有更多企业通过审批,新冠口服药物绝非真实生物一家独大。

 

 

 

阿兹夫定的优势只有价格

 

真实生物拥有了生产新冠口服药的资质,立即成了制药行业的香饽饽,一众制药企业纷纷抛来橄榄枝欲求合作生产,其中包括新华制药、拓新药业、奥翔药业、华润双鹤等,真实生物也乐见将该资质“一女多嫁”。

 

真实生物出现“一女多嫁”的怪相,主要是因为新冠肺炎用药的需求量庞大,以真实生物自身的产能根本无法完成,必须要借助产业链才能吞得下这块大蛋糕。

 

据《北京商报》的此前报道可知,阿兹夫定年生产68亿片,才能满足2亿人群的需求。以此来计算,14亿人的大市场,需求量将是450亿片以上。

 

目前阿兹夫定尚未公布每片的价格,但据悉和辉瑞等国外医药企业相比,价格肯定会低很多。

 

参考已经上市针对艾滋病治疗的阿兹夫定口服药的价格可见一斑。阿兹夫定目前售价为25.86元/片,一个疗程的费用为905.1元。随着原材料的成本下降,单一疗程价格一度逼近240元。

 

以辉瑞Paxlovid在美国的一疗程529美元的采购价格计算,约合人民币3560元,即便Paxlovid被临时性纳入了中国医保,采购价格仍然高达每疗程2300元,虽然Paxlovid由阿兹夫定的4倍左右价格降低到2.5倍左右(原先价格),仍然远高于阿兹夫定当前市场价格。

 

另外一家致力于新冠治疗药物的腾盛博药,其生产了安巴韦单抗/罗米司韦单抗,联合疗法每种需要1000毫克,共计需要2000毫克,每人(成人)需要的成本约在1万元左右。相比阿兹夫定的不足千元价格,阿兹夫定的价格明显具有优势。

 

“目前资本市场比较关注真实生物的一大原因就是阿兹夫定片的价格优势非常明显,和国外企业动辄数千甚至上万的价格相比,阿兹夫定的售价预计不超过千元,未来甚至可能会因为大量量产而持续下降,如果一个疗程仅为200多元,那被市场接受的可能将会大大加大。”北京某知名三甲医院主治医师杨晓军对阿兹夫定的定价保持乐观,认为最终的定价可能会是每疗程500元以下,这个价格将被普通消费者接受。

 

杨晓军指出,即便是500元以下的定价,每片阿兹夫定的单价也是十几元,仅靠阿兹夫定片,每年将会有高达数千亿元的市场规模,依然会备受资本追捧。

 

 

 

背后资本局

 

BT财经注意到真实生物并非一家上市企业。

 

由于常俊标教授团队的存在,使得真实生物新冠口服药研发在国内属于第一梯队,在真实生物研发新冠口服药的过程中,吸引了众多医药公司抛来的橄榄枝,许多上市医药公司靠与真实生物的“合作消息”,股价大幅拉升。在拿下国内首款国产新冠口服药的资质,更是备受资本市场的关注。

 

就在真实生物拿下审批的7月25日当天,复星医药就宣布与真实生物达成战略合作,合作领域包括新冠治疗、艾滋病治疗及预防领域,主要合作内容就是真实生物委托复星医药从事新冠口服药的生产。而据相关报道,复兴药业为和真实生物的合作付出的代价高达8亿元。

 

除了复星医药之外,众多A股上市的药企都和真实生物扯上了关系,真实生物虽然没有在A股上市,却拥有了一众A股“朋友圈”,这些朋友包括新华制药、拓新药业、奥翔药业、华润双鹤等,这些“朋友圈”都和真实生物建立了合作关系。

 

真实生物拥有一众A股“朋友圈”,自身当然也拥有A股梦。真实生物2020年10月30日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为倚锋资本,融资金额未披露。

 

2021年8月,真实生物完成B轮融资,融资金额为1亿美元。本轮融资由倚锋资本、盈科资本领投,迪赛诺、亚商资本、富强金融跟投。两轮融资都是倚锋资本领投。

 

据悉真实生物所融资金用于产品研发、临床项目注册和已获批上市的全球首个双靶点抗HIV 1.1类新药阿兹夫定的商业化拓展等。

 

 

 

 

倚锋资本虽然没有高瓴资本和红杉资本那么出名,但在医药领域同样是鼎鼎大名。

 

资料显示,倚锋资本是国内最早的一批生物医药专业投资机构,由一批国内外顶尖院校的生物医药专业博士组成投资团队,其专业性使得倚锋资本在专注于全球生物医药VC/PE投资领域更有深度也更专业,其中亚虹医药、前沿生物都是倚锋资本的杰作。

 

据报道显示,真实生物欲借壳上市。所借的壳为三木集团,据了解,参与真实生物B轮融资的盈科资本,同样是三木集团的股东,但盈科资本参与真实生物融资,不代表三木集团直接或间接持有真实生物的股权,但起码成了真实生物的间接股东。

 

而三木集团在5月10日在回答投资者问中承认了间接持股真实生物,此消息一出,录得三个涨停。

 

 

 

 

 

 

随后在医药资本市场,但凡和真实生物扯上关系的,都能触动市场神经,而这些和真实生物有关联的企业都成了市场炒作的热点,新华制药、华润双鹤、奥翔药业这些官宣和真实生物达成合作的企业,直接在二级市场上得以体现。新华制药走出一波“十一连板”,股价涨幅超过1.5倍,成为近期A股市场的一大妖股;华润双鹤是最早传出和真实生物有合作关系的上市企业,股价已经翻倍,市值更是突破300亿元,其他“绯闻”公司也录得数个涨停,真实生物像个“魔法棒”,在A股医药市场有着点石成金的神奇。

 

“真实生物本身不算多出色,但凭借新冠口服药的炒作,成了待价而沽的香馍馍,甚至形成‘一女多嫁’的局面,那些追捧真实生物的医药公司,明知道自己只是其中之一,还是想方设法沾上关系,这是利益使然。”北京某知名三甲医院主治医师杨晓军认为市场过于神话了新冠口服药的功效,

 

杨晓军指出:“目前这种口服药尚未上市,资本市场为了自身的利益开始过分炒作了。”

 

或许是由投资者意识到这种人为的炒作并不牢靠,就在阿兹夫定片递交上市申请之时,和真实生物相关的上市公司股价却出现了集体下跌。

 

7月15日,在阿兹夫定片尚未通过审批之时,新华制药、华润双鹤、奥翔药业、拓新药业股价都下跌不少,截至当日收盘,新华制药跌幅为5.3%,华润双鹤、奥翔药业则跌停,拓新药业跌幅为10.15%。这是从“跟炒”真实生物以来的最大跌幅,让投资者大跌眼镜。

 

投资人刘波对真实生物相关股的股价下跌并不意外,“此前和真实生物相关的上市公司,都已经获益明显,股价也大幅上涨,甚至有出现达200%的涨幅,兑现了业绩预期,但在利好即将落地的情况下,未能超出预期,而估值却处于高位,就很容易出现‘戴维斯双杀’。”刘波同时强调,在阿兹夫定口服药面世以后,还要看市场反应,一旦未能达到预期,他们前期的“炒作”也很难支撑其股价。

 

至于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片真正问世之后,会不会让目前的疫情出现拐点,相关企业的股价表现会是怎样,BT财经将持续关注。

 

 

(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如有疑问及任何意见反馈,可直接在评论区留言或发送邮件到 btimescaijing@163.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2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7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 |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京金信备(202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