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财经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

【京金信备(2021)5号】

2022年08月19日

注册 / 登录

美图太“秀”了!炒币把市值玩去九成?

上市公司一心投机取巧和不务正业,最终都将玩火自焚。

 

上市公司一心投机取巧和不务正业,最终都将玩火自焚。

文丨庆秋

BT财经原创文章

头图来源丨创客贴

 

炒币一年亏了3亿元!

 

这位大出血的苦主,居然是靠美图秀秀发家的港股上市企业美图公司(01357)。

 

7月3日,美图公司发布内幕消息及盈利公告,表示因已购买的加密货币减值,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中期业绩可能录的约2.749亿-3.499亿元人民币的净亏损,相较去年同期1.377亿元的净亏损,亏损幅度几乎翻番。

 

7月4日,受炒币浮亏消息影响,开盘后美图公司高开低走,跌幅超过10%。截至收盘,美图公司报收0.93港元/股,跌幅10.58%,截至7月11日收盘,美图市值较巅峰时已跌超9成。

 

一年以前,美图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蔡文胜在社交媒体表示:“总要有人第一个吃螃蟹。”

 

 

 

 

美图这个曾经以“修图”名噪一时的互联网上市公司,却因为炒币亏损约3亿元,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曾经美图身上的光环有很多:“第一家购买BTC数字货币的香港上市公司”、“全球第一家把ETH以太坊作为货币价值储备的上市公司”,如今看来颇具讽刺意味。

 

美图到底怎么了?

 

董事长带头炒币

 

美图迷恋炒币,要从2021年说起。

 

由美图公告可知,公司于2021年3月7日、2021年3月17日及2021年4月8日一共购买了31000单位的以太币及约940.89单位的比特币,总对价分别为5050万美元和4950万美元,合计1亿美元。

 

美图将这笔投资纳入为无形资产。由2021年财报可知,美图非流动资产达22.15亿美元,1亿美元的加密货币约占非流动资产的三分之一,可不是个小数目。

 

截至2022年6月30日,已购买的以太币和比特币的公允价值分别约为3200万美元及1800万美元,减值亏损了约1850万美元及约2710万美元,总计缩水了约4560万美元,几乎是原投资额的一半。

 

 

 

 

对此,美图公司发出盈利警告,预期今年上半年的中期业绩将净亏损2.749亿元至3.499亿元。

 

其实,这笔加密货币的投资也挣到过钱。

 

据2021年财报,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已购买比特币的公允价值减少约2850万元人民币(已确认为减值),已购买以太币的公允价值增加约4.256亿元人民币(未确认为重估收益)。总体来看,浮盈6240万美元,约合3.97亿元人民币。

 

对比2021年美图的业绩来看,全年收入为16.66亿元,其中在线广告、VIP订阅及影像SaaS、互联网增值服务、IMS及其他四大业务的营收分别为7.66亿元、5.19亿元、0.82亿元、2.99亿元。此外,公司拥有人应占经调整利润净额为8510万元。

 

也就是说,美图加密货币在2021年的投资收益超过了相当于互联网增值服务、IMS及其他这两大业务一年的总收入,更是远超公司经营净利润。

 

这就难怪虽然今年亏钱了,但美图董事会的态度依然乐观:“董事会认为近期以太币和比特币价格的波动属暂时性,并对已购买加密货币的长远前景仍然维持乐观。”毕竟,加密货币的行情一旦涨起来,钱挣得是轻轻松松。

 

美图为何如此醉心于炒币?究其原因,董事长蔡文胜竟是一名资深的币圈老炮

 

早在2013年,蔡文胜就在微博上公开表示看好比特币。

 

 

 

 

2014年,蔡文胜投资了加密货币交易所欧易OKEx,并购买了人生中第一枚比特币。之后,蔡文胜在币圈动作频频。据他自己介绍,大大小小投过差不多十几个区块链项目,比如Theta、Ontology(ONT)本体、Cortex(CTXC)、ArcBlock(ABT)、Zipper(ZIP)、YeeCall(YEE)、Dxchain(DXC)、Charter(CAF)等。到2018年,蔡文胜已经实现了自己拥有一万个比特币的目标,还担任过某区块链群的轮值群主。

 

在蔡文胜看来,现在做区块链投资,就好比2000年去做互联网投资,“难保证大部分会成功,但是,区块链的项目如果你投中了一个,可能回报就是几十倍。”

 

蔡文胜还有过一句名言:“区块链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泡沫,但不参与才是最大风险。”

 

 

 

 

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给美图留言称,加密货币是一种投资手段,但是董事长一门心思在这件事上,而非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不是有些不妥呢?还有网友称希望美图专心做好主营业务。

 

 

 

总亏损累计百亿

 

2016年12月15日,美图公司登陆港交所,发行价8.5港元/股,整体市值近46亿美元。

 

这是继2004年腾讯上市后十年来香港股市最大规模的科技IPO。当时有媒体预测,美图或将成为BAT、京东、网易、携程、微博、唯品会之后,又一家市值超过50亿美元的互联网上市公司。

 

 

 

图: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CEO吴欣鸿以及美图手机代言人Angelababy共同敲响了开市锣

 

这可能是蔡文胜创业生涯中最光辉的一刻。

 

蔡文胜,1970年生人,高中便辍学经商,摆过地摊、卖过衣服,也搞过房地产。

 

2000年,蔡文胜因为炒股开始接触互联网。因深感网络的神奇,蔡文胜琢磨起了一本万利的域名生意,在这期间还结识了美图的另一位创始人吴欣鸿。后来,蔡文胜还模仿hao123创建了265网站,并于2008年成功以两千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Google。

 

之后,蔡文胜与吴欣鸿开始研究互联网还有哪些没被开发出来的商机,最终瞄准了图片处理工具这一方向,并成立了美图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美图公司的产品研发和日常运营基本上是由吴欣鸿负责,蔡文胜主要做什么呢?搞投资。

 

2004-2008年,蔡文胜就经常以“票友”身份开始参与多个项目的天使投资,包括58同城、暴风影音等,也成功收获过几个亿的投资回报。美图公司成立后,蔡文胜的重心几乎都放在了自己的投资事业上。

 

直到2013年,蔡文胜才又正式出任美图董事长。他一回归,开始带着美图向资本方向狂奔——仅用了三年半时间,就从500万美元融资推进到1.36亿美元的D轮融资,并成功登陆港交所。

 

公司股价在上市三个月后曾连翻三倍,市值一度高达845亿港元。蔡文胜也豪言表示,美图或将成为下一个腾讯。

 

“所有人都遗憾错过了腾讯,后悔当初为什么不买腾讯,眼看它从3.7港元涨到现在。这个也很有可能会在美图身上重演,从用户数来看,美图也有足够大的空间。”

 

据招股书,截至2016年10月,美图旗下有六款核心应用,共计拥有4.56亿月活。相较之下,腾讯旗下的QQ月活当时达8.77亿,微信8.46亿,均明显超过美图。

 

在蔡文胜看来,这个巨大的差距正是美图美好的增长前景。可惜,被蔡文胜用资本冲起来的美图没能成功复制腾讯。

 

随着2017年年中股票解禁期到来,IDG资本、创新工场、启明创投、老虎环球基金等机构股东纷纷套现离场,美图股价大跌,并由此一蹶不振——2018年,美图公司股价跌破5港元;2019年,美图市值跌破百亿港元;2020年至今,美图股价探底至1港元以下,市值不足50亿港元,蒸发95%。

 

而用户数也未能如愿增长。自上市以来,美图的月活人数便在逐年递减。据美图历年年报可知,2017-2021年,美图月活分别为4.1亿、3.3亿、2.8亿、2.6亿、2.3亿。

 

事实上,美图从2008年成立至今14个年头,从未盈利过,已累计亏损超过百亿元人民币。

 

 

 

 

虽然2018年-2021年美图的净亏损在逐年收窄,但是其营收也在萎缩,由2018年的27.91亿断崖式跌至9.79亿元,2021年虽增长至16.66亿元,但仍未超过2018年。

 

 

 

 

当有知名资本机构的光环加持时,蔡文胜还可以将美图本身经营的窘状美化成“未来可期”,毕竟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亏损并不是新闻。但资本退场后,美图却未能更进一步。

 

这些年,美图到底经历了什么?

 

多次变向的美图

 

2013年至上市之前,美图进行了产品线大拓展,在修图软件的基础上还推出了美颜相机、BeautyPlus、美拍等。

 

随着产品线的丰富,美图的总用户量得到了较大提升,有助于其冲击上市。但分拆来看,其实每一款应用距离第一阵营都有一定距离,美图秀秀、美拍、美颜相机月活跃用户均在1亿以上,而BeautyPlus仅有4300万,潮自拍与美妆相机都没超过3000万。

 

与此同时,为了尽早“变现”,美图于2013年推出专为自拍设计的美图手机。这是美图首次业务由轻转重。

 

凭借非常刁钻的市场定位,美图手机颇受女性用户青睐。2013-2017年美图手机带来的收益占比逐渐升高,2016年已上升至93.4%,2017年虽然略有下降,但业务收益创下新高,达37.4亿元,同比增长153.8%。

 

 

 

 

但美图手机却在2018年遭遇“滑铁卢”。本想继续发力高端机型,以求获得更大的收益,但由于过于单一的卖点以及较高的定价导致只有小众用户的目标市场极易饱和,收入降至18.4亿元,销量也几近腰斩。

 

美图的整体业绩也受到重创。2018年,美图营收仅为27.94亿元,同比2017年的45.32亿元减少37.84%,且终结了连续两年的三位数增速。

 

也正是2018年,蔡文胜宣布了公司新战略,未来十年要进军“社交”领域。

 

为此,美图手机卖给了小米,小米获得品牌、影像技术和二级域名的授权。2020年美图又拿回了授权,但表示不再重启手机业务。此外,经营仅一年多的美妆电商业务(美图美妆APP)也卖给了寺库。

 

兜兜转转,美图又回归到了轻运营模式,而剩下的这堆应用就只有最初的美图秀秀还有一定的市场。但转型社交后,美图秀秀的流量却并未得到大幅提升,仅在2018当年月活数维持了0.3%的微弱增幅,2019年后便停滞增长,2021年月活数仅为1.15亿人。

 

反观同样做社交的小红书,2019年月活突破1亿,2021年月活突破2亿,已经超过美图秀秀。

 

由此看来,蔡文胜的“社交”战略远谈不上成功。

 

而当流量见顶,美图业务只好又一次调头,从C端转向B端。2019年,美图开始增加高级订阅服务,并布局SaaS业务。

 

财报上来看,公司营收在2022、2021年有所回暖,主要原因是VIP订阅及影像SaaS业务增长明显,已经跃升为第二大营收支柱。

 

2021年,VIP订阅及影像SaaS营收5.19亿元,同比增长146.9%,总营收占比达31.2%;第一大业务在线广告营收7.66亿元,同比增长12.5%,且首次营收占比跌至50%以下。

 

目前来看,VIP订阅及影像SaaS有望成为美图盈利的突破口,但前景也并非十分明朗。

 

首先,VIP订阅的高级会员服务依赖于流量和忠诚度,这一点对于月活日渐下滑的美图而言,是个严峻考验。其次,影像SaaS方面,美图推出了四款面向海报设计服务、商业摄影、商用版权素材、证件照美图等B端产品,虽然占据了一定的市场先发优势,但技术壁垒是否足够高,还有待考验。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对此表示:“美图公司产品本身不错,如果能好好地从图片处理进阶到视频处理,相应地把这种社交体系做好,才是公司真正的突破方向。希望美图回归本质,为消费者提供一些切实靠谱的产品和服务,市场仍有机会。”

 

结语

 

美图不是第一家炒币的公司。国外企业不乏此举,比如特斯拉,以及拥有跑跑卡丁车、地下城与勇士等知名游戏IP的韩国游戏公司Nexon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首先这些知名企业自身都拥有足够强劲的主营业务,且投资金额不会触及企业根本。

 

Nexon虽然也拿出了1亿美元,但其现金和现金等价物超过50亿美元,持仓价值不足2%。而美图2021年末的现金仅剩7.39亿元人民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的2631.8万元人民币,整体现金流量净额也为负的4.08亿元。这种情况下,还拿出1亿美元炒币,是否过于冒险?

 

此次浮亏3亿元,或许会对美图管理层敲响一次警钟。若因炒币盈利,由此产生不务正业便能轻松赚钱的不良认知,并非企业经营正道。美图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理应拥有一定的社会责任,若醉心于投机取巧,将置广大股民的信任于何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2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7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 |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京金信备(202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