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财经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

【京金信备(2021)5号】

2022年12月08日

注册 / 登录

周鸿祎,用数科对冲360?

如何在合规合法的同时,兼顾规模扩张和业务质量是周鸿祎必须要解的一道题,而问题的答案,绝不是上市这么简单。

 

文丨游璃
BT财经原创文章
头图来源丨创客贴

 

没有人比周鸿祎更懂“左右互搏术”,多次公开宣称360不造车,最后和哪吒一起联合造了车,周鸿祎一直对外宣称自己不做互联网金融,最终自己的360数科即将实现双重上市。

 

今年的互联网中概股,几乎都在围绕回港上市做文章。前有小鹏理想,后有知乎贝壳,据港交所最新消息,由“360金融”更名而来的“360数科”也在11月14日通过了聆讯,未来将由花旗银行和中金公司保荐,主要希望募集资金,在研发投入和获客规模上有所突破。

 

2018年就实现纳斯达克登陆的360数科,这次选择的回港方式是双重主要上市,程序虽比二次上市要复杂一些,但总的来说是更全面的风险规避措施。

 

它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新浪财经统计显示,360数科是继平安集团的金融壹账通后,又一家在两地双重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另一个有趣的事情是,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目前在360数科的职位是董事会主席,同时是360数科第一大股东,按照这个节奏发展下去,周鸿祎会迎来又一次上市敲钟之旅。

 

投资界内因此发出艳羡之声的人不在少数,理由也被大部分媒体写得分明:赴美上市四年间,360数科的营收可称稳定,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其收入总额分别为92亿元、136亿元、166亿元、85亿元。360数科最新收盘价报14.87美元,当前总市值23.24亿美元,仅次于平安集团旗下的陆金所控股(45.03亿美元)。

 

但在硬币另一面,360数科的用户增长开始放缓,经济状况整体下行同步带来了高逾期率及高监管风险等问题,周鸿祎想高枕无忧,还为时尚早。

 

 

 

“隐秘”的钱袋子

 

公开资料显示,周鸿祎及其家族是360数科绝对的话事人,他们以14.3%的股本总额权益拥有着75%的投票权,从这个角度看,360数科头上毫无疑问地冠着周鸿祎的姓名。

 

360数科的名字也在明晃晃地告诉世人,这个公司与更广为人知的360集团属于一母同胞。但周鸿祎外出社交时,后者往往享受着长子待遇,前者却几乎不会提起。

 

刚结束不久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周鸿祎与张朝阳几乎是PC互联网时代延续至今仅有的两位还活跃的企业家,他们吸引了最多目光,然而周鸿祎的全部心力都用在了宣传360公司如何切入SaaS,服务中小企业助力经济转型。此前的互联网安全大会上,周鸿祎一样是只提360公司注重安全,卖力宣传其不触碰用户隐私,360数科则不予出镜。

 

这种出镜率上的“厚此薄彼”显然不是因为业绩相去甚远,因为早在2021年上半年,360数科就完成了第五次对于360的核心指标赶超。提交给港交所的最新数据显示,360数科2022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27亿元,净利润约为31亿元,而360集团同期营业收入为69.35亿元,净亏损19.64亿元。

 

事实上,周鸿祎低调处理360数科的原因也正在于它过分惹眼的财务数据。

 

2019至2021年,360数科创造的利润分别为25亿元、35亿元和58亿元,尽管2022年上半年21亿元的净利润没能保住昂扬态势,但仍然不改赚钱效应。目前360数科累计撮合贷款约1.1275万亿元,累计获批准信贷额度的用户达到4130万名,撮合的消费在贷余额达1311亿元。2022年Q3,360数科营收为41.44亿元,净利润9.88亿元,利润率达到23.8%。

 

反观老大哥360集团,起初的荣光一去不返,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人们不再沉迷于为电脑杀毒,360公司自然也就无人问津。2020年开始,360集团业绩进入下行期,2019年59.8亿元的净利润迅速折半至29.13亿元,2021年延续颓势继续滑落到9亿元——去年的这个时候,360数科以28.95亿元的净利润,高出了360公司406.12%。

 

到了今年,360的情况更加严峻。第一季度勉强盈利2.2亿元,第二季度迅速由盈转亏,第三季度时亏损额度已经扩大至15.66亿元。360如今市值527.33亿元,相比鼎盛时期缩水将近9成,从一线梯队跌落的它,如今看上去也失去了再爬回巅峰的能力。

 

不过,360数科美其名曰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其本质主要是面向消费者和小微企业做信贷服务和撮合贷款。

 

资料显示,360数科最早脱胎于360集团旗下的360金服,后者于2016年拆分独立为360金融。2020年,360金融更名为360数科,现旗下产品包括360借条、360小微贷、360分期等。截至今年上半年,360数科累计为2560万名借款人,撮合贷款1.13万亿元,同期累计获批准信贷额度的用户达到4130万名,在贷余额为1505亿元。

 

 

 

此外,360数科的个人贷款,平均每笔金额已经从2019年的4260元上升至如今的7707元;小微企业单笔贷款金额,也从去年的19023元,增加到今年的23245元。正是个人和小微企业借多了,这才支撑起360数科不凡的赚钱能力。

 

对比360集团与360数科,后来者赶超老大哥已经是板上钉钉,周鸿祎想要推动360数科回港上市顺理成章。事实上360数科能有今天的成就,与它早年间积极上市的果断不无关系。

 

互联网金融行业分析师周永辉回忆到,2013年腾讯、阿里等巨头开始布局互联网金融时,周鸿祎还在对外宣称自己不做这块业务,“但到了2015年,他也坐不住了。”那年3月360金服成立,8月360集团为其带来千万级别的天使轮融资,随后在2018年,360金融奔赴美股,正式上市前的4轮融资里除了最后一轮不曾披露,360集团都有参与。

 

 

 

红利还能维持多久?

 

从360集团的多次注资不难看出,周鸿祎十分看重互联网金融这块业务,证据之一就是对公司的掌控权始终要握在自己手里。360数科提供的招股书也证明,360集团一直是360数科的重要合作伙伴,从早期360借条主要转化360体系的用户,到当下利用360浏览器及360手机助手等产品矩阵宣传推广,360集团都作为360数科的一大助力存在。

 

不过周永辉认为,360数科现在能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站稳脚跟,周鸿祎重视并甘愿借360集团东风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它入局迅疾,抢占了空白期的红利。

 

“从成立到上市,360金融只花了3年时间,后来不过两年,监管层就开始对互联网借贷进行整治合规,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都是在那个时候把名字改成了科技公司,但还是没能成功上市。”周永辉说,360数科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走在了监管的步子前面,互联网金融行业里不乏比它优秀的标的,只不过它吃到了上市红利,获得了更多露面机会。

 

但对于金融科技的合规化讨论,近些年来是持续进行的。

 

据《第一财经》报道,2021年4月时,360数科及其他12家主要金融科技平台被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等金融监管机构集体约谈,强调金融活动将全部纳入监管。2021年7月,央行征信管理局还向360数科等13家网络平台发出了《关于断直连的通知》,要求在助贷类平台机构与金融机构之间引入持牌征信机构,杜绝用户个人信息从收集有关信息的网络平台直接流向金融机构。

 

从这个角度看,监管合规仍然是悬在互金中概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为了规避这些问题,突出科技属性、弱化金融标签是包括360数科在内的企业不约而同采用的办法,但从业务来看,它们中的大多数还是倚重金融业务。

 

招股书显示,360数科主要创收的业务是向金融机构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其中又可分为信贷驱动服务和平台服务两类。信贷驱动服务可以理解为承担中间人角色,通过匹配潜在借款人与金融机构,收取以息差为主的服务费;平台服务则主要包含面向金融机构的智能营销服务、转介服务及风险管理SaaS等,两者最大的不同是信贷驱动需要承受潜在违约风险,平台服务的模式更轻,科技属性也更明显。

 

2019年以来,360数科在调整业务架构上就下了很大功夫。

 

2022年上半年撮合的总贷款规模中,信贷驱动服务占据的比例从此前的86.1%下降到了45.2%,平台服务贡献率从13.9%上升到54.8%,实现了对信贷驱动服务的超越。不过从净收入构成来看,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信贷驱动服务对收入的贡献依旧大幅高于平台服务,69.7%的占比比起去年同期提升了8.5个百分点。想要摆脱市场及监管的固有印象,360数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外患待解,内忧犹存

 

除了前述监管风险外,360数科也需要应对诸多对手的挑战。

 

雪球大V、职业美股投资人陈达在自己的专栏里写道:“互金这个行业此时此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夜感,比如最近集中传闻京东科技港股上市推进,蚂蚁消金增资落锤——感觉,政策面要松绑,赛道要打开了。”

 

其实比起蚂蚁金服和京东数科,360数科始终不是具有碾压性优势的一方。按照周永辉的说法,“毕竟蚂蚁和京东背后都有数得上名号的电商巨头,支付宝和京东白条本身就跟借贷相关,搭建互联网金融体系就是人家业务板块的一部分,协同效应很明显。但是360集团和360数科之间的业务联络关系就远得多,更何况360现在还自身难保。”

 

另一方面,360数科自身在经营方面的难关也不少,本次上市或是周鸿祎与公司业务对赌的最后一波红利。

 

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360数科的获客成本正不断升高。2019、2020、2021直至今年上半年,360数科名下具有获批授信额度的单个用户拉新成本,分别为216元、138元、228元及365元。

 

但是每年的消费者借款人数,却并不与获客成本呈正相关关系。2019年至今,360数科的消费者借款人数飘忽不定,分别为1160万、990万、1020万和530万。无论在哪家互联网企业,用户规模下降都是大问题,这意味着公司业务触达天花板,失去成长性的一家企业,无疑对未来是迷茫的。

 

与此同时,360数科的贷款利率也呈现下降趋势。同样时段内,360公司的名义年利率从16.6%下降到了12.9%,实际年利率也从28.8%一路走低至23.0%。此外,360数科的贷款逾期率逐年走高,到了今年6月末,360数科30+天的贷款逾期率从2.8%提升到了4.4%,90+天的贷款逾期率也从1.3%提升到了2.6%。

 

网络信贷一直以来都是监管部门重点关注的领域,周永辉说:“外界传言的高利贷、套路贷、催收吃人血馒头等流言,既是互联网金融行业被污名化的表现,但也是灰色地带里确切存在的不争事实。”

 

如何在合规合法的同时,兼顾规模扩张和业务质量是周鸿祎必须要解的一道题,而问题的答案,绝不仅仅是上市这么简单。

 

 

(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如有疑问及任何意见反馈,可直接在评论区留言或发送邮件到 btimescaijing@163.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2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7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 |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京金信备(202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