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财经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

【京金信备(2021)5号】

2022年12月08日

注册 / 登录

伯克希尔成“做空目标”,巴菲特神话破灭?

 

 作者:伊然

 

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公司自3月底股价已下跌23%。

此前不久,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大量减持新能源汽车巨头比亚迪引发市场聚焦。华尔街分析师指出,该公司正在回笼资金以吸引对冲基金,这些资金最终流向其B类股票,也就是说财大气粗的伯克希尔公司开始缺钱了。

 

这不是最坏的消息,伯克希尔还进入了华尔街“最佳做空想法”名单。

 

近日,纽约投行KBW股票分析师Meyer Shields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受回购减少、美国消费疲软等因素影响,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价可能下跌,做空其股票可能获得回报。因此,Meyer Shields将伯克希尔股票加入了“2022年下半年最佳空头想法名单”,这对伯克希尔来说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说到跨国企业集团伯克希尔·哈撒韦可能很多人还会觉得没那么熟悉,但该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却是大名鼎鼎,就是有着股神之称的沃伦·巴菲特(Warren E Buffett)。

 

“股神”巴菲特的神话要破灭了吗?

 

股神“神话破灭”?

 

跟着巴菲特炒股是不少股民的投资捷径。虽然多数人不能拥有巴菲特的财力,也没有巴菲特那般敏锐的市场嗅觉,但是跟着“股神”的步子走,只要沉得住气,多数时候也会获得还算不错的收益。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家公司若是能够得到巴菲特的青睐,绝对算得上是重大利好消息。出于对巴菲特投资眼光的信任,市场会给被巴菲特重仓公司更多关注度,对其未来发展抱有更积极的预期。

 

比亚迪就是最好的例子。

 

2008年的比亚迪虽然已经是全球第二大充电电池生产商,燃油车生产也步入正轨,但是这些成就并不能满足王传福“2025年全球第一”的雄心壮志,他将电动车视作为公司的长期发展方向。

 

众所周知,巴菲特不喜欢跟风凑热闹,他偏爱在稳定行业中具有长期竞争优势的企业。严格来说,当时的比亚迪并不符合巴菲特的投资目标画像,不过在老搭档查理·芒格的大力推荐下,巴菲特愿意给王传福一个机会。

 

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巴菲特先派出自己亲信、中美能源公司董事长索科尔前来考察。在参观比亚迪工厂的时候,索科尔对蓄电池电解液的安全性表示出些许疑惑,王传福当即倒了一杯电解液一饮而尽,这一举动彻底镇住了索科尔。

 

在亲自会见王传福后,2008年9月,巴菲特投资18亿港币买下比亚迪2.25亿股,成为公司最大股东之一。14年来,虽然市场动荡、有起有伏,但巴菲特一直用长期持有表现对比亚迪的认可和支持。

 

随着新能源市场的爆发,比亚迪营收在近两年节节攀升,巴菲特的精准眼光又一次得到了验证。根据比亚迪公布的2022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报告期内公司营收1506.07亿元,同比增长65.71%;毛利203.41亿,同比增长75.35%;归母净利润35.95亿,同比增长206.35%。

 

然而,在比亚迪交出一份如此出色的财报之后,巴菲特开始了减持。

 

根据港交所文件,8月24日,巴菲特减持133万股;9月1日,巴菲特再度减持171.6万股。两轮减持,巴菲特套现超过8亿港元。

 

虽然绝对金额并不算很多,但由于巴菲特的“风向标”地位,首次减持举动必然备受关注。消息披露当天,比亚迪市值蒸发800亿港币。

 

比亚迪官方迅速发声稳住士气,表态无需过度解读,公司经营一切正常。

 

有分析人士认为,受到宏观经济不景气的冲击,今年资本市场过于动荡,在多数企业市值大幅下跌的时期,比亚迪出色的表现自然更容易吸引投资者。热钱涌入,市值过高。在此情况下,巴菲特适时调仓,在市场高点“落袋为安”,也可以缓冲公司的亏损。

 

刚刚过去的一个季度,即便是“股神”,也被美股折腾的没有脾气。

 

根据财报,今年二季度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投资和衍生品亏损高达530.38亿美元,公司归属股东净亏损437.55亿美元相较于2021年同期280.94亿美元的净利润,堪称是“冰火两重天”。不过,一个季度的波动对巴菲特而言也称不上“灭顶之灾”,伯克希尔·哈撒韦现金储备多达1054亿美元,短期亏损不会影响公司运转。

 

在美股动荡中,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市值3月起累计下跌超过23%。近期,有机构对其评价从“持有” 上调为“买入”,认为当前是“抄底”巴菲特的不错时机。

 

 

 

减持比亚迪昏了头?

 

虽然有唱衰人士借此鼓吹比亚迪“估值泡沫论”,但这次减持只是巴菲特所拥有比亚迪股权的8%,称不上大幅度,离清仓更是相去甚远。

 

巴菲特对比亚迪的态度还有待观察,或许巴菲特真的只是“回笼资金”,不管巴菲特怎么打算的,伯克希尔减持比亚迪都被华尔街分析师认为是“昏了头”。

 

能源领域一直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关注的核心产业之。从1999年收购中美能源公司(2014年更名为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起,巴菲特在传统能源和新能源领域都有大规模投入。

 

近年来,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广泛介入美国的风力发电业务。巴菲特曾表示,美国的电力设施需要进行大规模的改造,尽管改造的成本会是惊人的,但他相信公司的投入会得到合理的回报。”

 

对能源的关注让巴菲特在14年前看中了想在新能源领域大干一场的比亚迪,但是今年爆发的俄乌冲突则将大众目光转回传统能源。

 

长期以来,俄罗斯是欧盟最大能源来源地之一。2021年,俄罗斯占欧盟石油、天然气的进口比重分别达24.8%和39.2%。

 

俄乌冲突爆发后,由于欧洲国家全面站队乌克兰,俄罗斯大规模断供油气,直接导致许多欧洲国家今年的能源价格飞涨,通胀率飙升。根据欧洲统计局数据,欧元区8月通货膨胀率已达到创纪录的9.1%,能源年度通胀率更是高达38.3%.

 

今年以来,欧洲各国关于能源补贴的投入资金达2760亿美元,但是仍难以抵消俄罗斯断供的影响。

 

在大西洋的另一边,未雨绸缪的巴菲特意识到机会来了。

 

2019年,由于一场竞购融资,巴菲特和西方石油公司CEO维姬·霍鲁布建立起了不错的交情。在给西方石油融资100亿美元的同时,巴菲特拿下西方石油优先股(股息率8%)外加以每股59.62美元的价格购买8400万股普通股的认股权证。

 

新冠疫情爆发后,西方石油市值从500亿美元一度暴跌至不足90亿美元,这让“股神”拿到了“抄底”的机会。

 

随着交通运输恢复,原油需求增加,俄乌冲突进一步催化能源价格,西方石油重振旗鼓。在美股暴跌的大环境下,西方石油公司今年股价累计涨幅达140%,成为标普500指数年内表现最好的股票。

 

巴菲特不断增持西方石油,今年3月更是直接加仓56亿美元。8月19日,伯克希尔·哈撒韦获得美国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FERC)关于购买西方石油至多50%普通股的许可。

 

SEC最新文件显示,巴菲特对西方石油持股比例已增加到26.8%。外界认为,不排除巴菲特有收购西方石油的意愿这同时表明巴菲特的投资策略开始偏向“防守”姿态。

 

 

 

巴菲特的“防守姿态”

 

2002年,巴菲特认为中国石油的市值严重被低估,是很好的防御性投资选择,便以4.88亿美元的价格中国石油1.3%股份。随着油价走高,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待2007年底清仓时,巴菲特成功套现40亿美元,大赚一笔。

 

和中石油的故事其实是巴菲特入资比亚迪的前传,只是很多人已经忘记了这段往事,错误地认为传统能源的投资时代彻底过去了。

 

巴菲特是一位非常理性的投资者,他不是什么环保达人,他做的决定都是围绕收益来的。在他认为石油到顶的时候,他及时抽身,在能源领域选择押注未来;在新能源过热的时候,他也会适当掉头,回归更为稳定有韧性的传统能源。

 

2020年7月,在美国天然气创下25年最低价格的时候,巴菲特就选择“抄底”,斥资约百亿美元收购道明尼公司旗下的天然气资产。巴菲特层表示,他认为长期来看煤的使用量绝对会下降,但新能源替代是缓慢的长期变化,天然气等传统能源在短期内会有市场回升的机会。

 

由于能源行业的大势所趋,传统能源企业并不会再去高投入扩大产能,而是选择维持产能,降低生产成本,公司的折旧摊销会越来越低。当短期内市场供需不平衡的时候,紧缺的资源就会是印钞机。

 

今年以来,除了西方石油,巴菲特逆势加仓了其它石油股和保险股。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表示有不少投资者轻视了传统能源业,他还称美国有丰富的石油储备是好事。“现在的储备依然不够多,三到五年就可能没了。”

 

对美国而言,当前必然需要减少对海外能源的依赖,大力发展本国企业。同时,加大对能源基础设施的投资也是很好的舒缓通胀办法。

 

8月,美国政府通过《通胀削减法案》,联邦政府将在气候和清洁能源领域投资约3700亿美元。

 

西方石油公司CEO霍鲁布对法案表现出积极回应态度,因为可以抵税。据报道,西方石油公司首个直接捕获碳设施将于今年秋天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破土动工,预计2024年投入运营。建成后,该工厂预计每年可捕获高达50万公吨的二氧化碳。

 

如果法案能够真正得到落实,或许现在的美国市场上具有爆发潜力的新能源企业正等着巴菲特去发掘。虽然它们不一定有比亚迪的技术和规模,也不一定在短期内可以形成气候,但是在动荡的市场中,把注意力回归到自己耕耘最长久的美国本土确实更为稳妥。

 

对这位92岁的老人而言,谈论未来、冒险、web 3.0显得有些鸡肋。他自己所想要看到的,或许也只是熟悉的一切。



相关主题: 伯克希尔巴菲特
微信公众号Newsweek网络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2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7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 |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京金信备(2021)5号